登錄 | 注冊 | 在線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2019-07-28
星期天
 當前位置:首頁 >> 法院文化 >> 文學 >> 法官隨筆 >> 正文
家鄉的色彩
時間:2018-12-05 15:39:06    作者:馬躍輝    來源: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

北宋著名畫家郭熙在《山水訓》中云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蒼翠而如滴,秋山明凈而如妝,冬山慘淡而如睡。”想想我那已經離開20多年的家鄉四川,我寫意地認為,家鄉的春天是彩色的,夏天是綠色的,秋天是黃色的,冬天是青白色的。

先說說春天吧。春天是花的世界。桃花紅,梨花白,更難忘的是油菜花那滿眼的金黃。萬紫千紅,爭妍斗艷。它們組成了彩色的春天。

二十四番花信風,始于梅花,終于楝花。可憐我家那棵老梅子樹,被父親砍掉做了扶梯。父親認為梅子樹結的果不多,又酸,不好吃。于是,我再也看不到它們在寒冬臘月開出鮮艷的花朵。每當我踩著扶梯上樓的時候,總是想起它曾經開花結果的樣子。

王安石在《鐘山晚步》中云:“小雨輕風落楝花,細紅如雪點平沙。槿籬竹屋江村路,時見宜城賣酒家。”春末夏初的雨還是小小的,風也是柔柔的。它們把細細小小的楝花打落和吹落了一地,白白的一層,很是好看。那時的我寫完作業,倚在門前,一邊無聊地轉著吱吱呀呀的木門,一邊看楝花像雪花一般地飛舞。

每年四月,在清冷的清明谷雨時節,北方的黃沙時常吹到我的家鄉。剛好在這個時候,迷人的桐花盛開,所以家鄉人稱之為“凍桐花”。桐花白中帶紅,白中有紫,在嫩綠的桐葉中隨風搖曳舞動,在彌漫的黃沙中忽隱忽現,像極了嬌羞的女子。

夏天是綠色的世界。漫山遍野的翠柏和綠竹,滿眼的碧綠,還有那好看的稻田。綠竹是四川的必備。有竹的地方不一定有人,但有人的地方一定有竹。身為四川人的蘇軾說:“寧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。”大概因為南方天氣濕熱,所以竹制品就成為人們消暑的必備佳品。在古語中,簟就是竹席。唐朝詩人李商隱說:“簟冰將飄枕,簾烘不隱鉤。”而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《一剪梅》中“紅藕香殘玉簟秋”更是告訴我們,竹與人的密不可分。

碧綠的稻田總是傳來醉人的清香。唐代詩人韋莊在《稻田》中云:“綠波春浪滿前陂,極目連云罷亞肥。更被鷺鶿千點雪,破煙來入畫屏飛。”我以為,這就是夏日稻田的最好寫照。

秋天是金色的季節。它象征著豐收和喜慶。宋玉在《九辯》中感嘆:“悲哉,秋之為氣也。”進而感染了歐陽修作出了千古流傳的《秋聲賦》。然而,與之相比,我還是喜歡劉禹錫的《秋詞》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。晴空一鶴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。”我更喜歡峻青的《秋色賦》,他說:“秋天是繁榮昌盛的標志。”我愛秋天。

冬天的家鄉是青白色的。四川的冬天雖然不算冷,但是很多樹葉都已掉落,只剩下青色的松樹和柏樹矗立在山頭,與寒風作抗爭。樹木失去了茂盛,青色的農家瓦屋和潔白的石灰泥墻顯得更加耀眼。那青瓦和白墻的組合,簡單、淳樸、自然。它與故宮的黃瓦紅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紅、黃、藍是三原色,三原色同時相加為黑色。所謂白色,是三原色基于光的特殊屬性混合為白色。于是我這樣認為,要復雜,就需要簡單去累疊。而越簡單,卻是要以復雜為基礎和鋪墊的。

原來,色彩的問題并不簡單。而家鄉的色彩,雖然復雜,但終究存在于我們這些游子簡單的記憶里。

【關閉】 【打印】 【糾錯】  [責任編輯:李易瞳]
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注明“中國審判雜志社”的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和使用。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審判雜志社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審判雜志社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它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,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。
1564人閱讀,0條評論讀者評論
驗證碼: 驗證碼     登錄 | 注冊 需要登陸才可發布評論

 
關于我們  |  聯系我們  |  隱私政策  |  網站地圖  |  意見反饋  |  不良信息舉報  |  投稿信箱  

關注《中國審判》
Copyright ? 2012-2019 www.lkxmqv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
郵編:100745 聯系電話:010-67550570 雜志社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
《中國審判》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-1
公开二肖中特